? 文艺园地-腾龙国际客服微信|wfkf885

腾龙国际客服微信|wfkf885

?

文艺作品

发布时间: 2019-12-10   点击量:324次, 作者:王丹 分享到:

    窗外,飘飘扬扬的雪已落满长街,恰如翩然起舞的白蝴蝶降落人间。若非有这高楼大厦,当真会以为是童话中的世界。
    北方的雪,惟余莽莽。如同北方的人,豪爽大气。她宽厚、温柔,包容世间万物;她纯洁、素净,让人奔跑追逐。
    北方的人,对雪不稀奇。但每逢冬日落雪,人们便满心欢喜,如遇少年玩伴,或知己故人,恨不得秉烛夜谈,对酒当歌。


    我欢喜雪,大抵是儿时每逢下雪,便与父亲在院子堆雪人的缘故。母亲寻来道具,当做雪人眼、鼻、嘴。我和父亲常意见相左,各执一词互不相让。
    撒娇、耍泼,撅嘴、瞪眼,我有些淘气。看着父亲、母亲一脸无奈,我或大笑,或奔跑。儿时历历在目,雪花如旧,突然想和父亲一起堆雪人。
    抬头看窗外,雪花飞舞,路上行人匆匆。他们从何处来,又到何处去,没人知道。恰似这雪花,如天使飘荡,干干净净地飘来,悄无声息地消失。(作者:王丹  编辑:王玉)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父亲的“年终奖”
?